上二年級之後,小福很容易鬧脾氣、愛抱怨,跟同學玩也不像以前那麼不計較。每次下課後我去學校接他,經常會見到他悶著頭很不爽的樣子!

禮拜一我去學校接他下課的時候,他好像又跟誰玩得不好,突然間臉很臭,我正想走過去問他到底又怎麼了,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位班上的同學。

同學拍拍他的肩膀,輕輕的說:「喂,好了啦!」兩個小男生眼神交會了一下。

我剛好走近,看著兒子,問他:「小福,你又怎麼了?」

此時回我話的,是這位同學黃小德:「小福媽媽,沒關係,他好了,沒事了!」。

我再看了一下兒子:「黃小德說你好了,有嗎?」兒子很帥氣的點了一下頭,算是給我的回答。然後我偏過頭再問:「黃小德你怎麼知道他好了?」

黃同學說:「他只要生氣,我勸他,他就一定會好」。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晚上回家,小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跟我說:「媽,我跟你說一件事。」啊?什麼事?「現在,我跟黃小德已經說好,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

「嘿~~~」(我內心發出尾音上揚的日本人驚嘆腔)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聽到一個小孩斬釘截鐵的說出跟誰是「永遠」的好朋友時,我竟然有一種滿腔熱血的感動,像是看到小學生三十人三十一支腳的競賽一樣,那種同學之間的共同信念、那種團結,在最後衝刺的一刻,你的眼淚也莫名其妙的奔出!

(媽媽你也想太多了,這有關係嗎)
(有啊,都是小學生!)

 不等我問,小福自己就說了:「他今天送我憤怒鳥的書套紙真是太好了,我要把它貼在我的房間」說完馬上從書包中取出拿給我看。

「那是他不要的,所以他給我。」蛤?意思是?他不要,所以才給你?

「可是很新,雖然很舊,但是很新」小福如此解釋。我立即幫他把話說得更清楚一點:「東西雖然已經很久了,但是看起來還很新。」我說。

「對,還是很好的東西,我很喜歡」小福重點在那是個好東西。他完全不像我們世故的大人一樣,把「人家不要,才送給他」想成不被尊重的感覺。反而覺得是因為人家不要而送給他,他覺得物盡其用。還因為此物保存很好,狀況很新,而心有感激。

「他都知道我喜歡什麼!而且他喜歡的都跟我一樣。我們說,我們兩個要當永遠的好朋友。」

我終於明白了。

「所以他只要勸你,你都會聽。」

「對」小福非常清晰簡單的回答我,對!

「而且,今天玩鬼抓人的時候,我讓他很簡單的抓到我兩次。」小福從那一疊書套紙中抽出兩張紅色的憤怒鳥圖案。「兩次就代表這兩張!」接著又說:「陳阿明今天給我三片海苔,我沒吃,我都給他吃,那就是代表這三張」小福把另外三張藍色的亮出來給我看。

「那你不錯喔,有感謝他。」

「嗯 !因為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

「喔,很好。」

孩子的單純,常常成為我尋常生活中最光潔的亮點。偶而閃那麼一下,點綴我灰悶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日常茶飯事

meiyii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