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昨天一大早,我一打開FB就看見一則「藝術家虐待動物」的分享文。初時一看,滿生氣的,想要馬上分享出去。
八哥鳥新聞

但是,頓了兩秒。
OS: 是不是先查證一下有這個展覽?然後這個展覽現場是不是確如分享的人寫得那樣?

若是真的有這回事,最快解除"小黑被虐待"的方法,我想我應該直接打電話給北美館請他們馬上關注這件事而不是閒聊般的在網路上分享。(可以做得到的事情應該先自己去做,不是嗎?明明收到訊息"巴哥鳥快被逼瘋了",還去閒聊說自己很關心動物,這不就矛盾了嗎?我不是批評別人,我只是希望自己減少做出矛盾的行為)

我頓了兩秒,先去查證一下。
很快,我找到藝術家的聯絡方式。
OS: 聯絡北美館可以是最直接的方式,但是如果能直接連絡作者難道不是更好的溝通嗎?

我不認識這位朱駿騰藝術家,但是我也不把藝術家看得太難接近,我曾認識的藝術家都不是高高在上難以溝通的,反之他們非常願意思考和聆聽。最難接近的是政治人物、政客、民意代表,這些人對你有戒心,如果你不是他們身邊的人的身邊的人,你幾乎無從跟他們接觸。所以關於政治的不同意見只能從分享文章中表示反對!真無奈!

不扯遠。

我直接照著電子郵件地址發了一封信給朱駿騰。

螢幕快照 2013-01-10 上午10.57.51   

 

   發信之後,我想如果朱先生不回信,那我等台北美術館一開門就要打電話過去了。

忙完家事之後,回到電腦前,馬上收到一封來信。朱駿騰給我回信了。
(可以看前面回覆的那一段就好,後面一起剪貼進來只是作為信件往來的確認而已)

螢幕快照 2013-01-10 上午11.01.39

 

我也不知道我要不要信他?

但我想,一定有影片可以看一下。喇叭真的那麼吵嗎?光線真的像舞台燈光那麼亮嗎?北美館還去不了,我先看一下影片。
果然真的有影片可以看。朱駿騰網站(點work->點2012->點第一個圖像進去之後選鳥籠那個。然後有一個play的鈕按下去。)

看完之後對於強烈燈光、大型喇叭轟炸的說法覺得過於誇張,但只有個感覺,只有「公開展示動物做實驗」這件事我心存疑慮。

在朱俊騰的回覆中我看到他寫道:「......關於使用活體動物的原罪和觀眾的觀感, 我都虛心接受與討論.....」以及「.....

從發想到作品完成的每一個階段,我都完全了解與負擔對於小黑/生命的責任,從聲音分貝量的控制到燈光與醫療和養護計畫,每項細節都與獸醫和相關專家再三討論研究。從開展起我也每日持續觀察並錄影紀錄它的健康與適應情況. 不管作品的呈現如何, 小黑的健康情況都是這件作品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基準點....」

看到這些說明以及他立即回覆信件的態度,我感覺願意相信他。也能夠理解這個創作理念背後必須承擔的壓力。(我就是很容易透過當面解釋而心軟的人)

 

於是簡單回覆說請他好好應付網路上的議論,藉此把自己的理念說明清楚。我不煩他了!

os:還有一個疑惑,他給我回meiyi?他知道我是寫那個交換日記的那個嗎?算了這不是重點!不用問了。

今天我又收到朱駿騰的補充回信。他說他的朋友為這件事寫了一篇文章,請我去看。「我叫小黑」的倫理問題

這篇文又說明得更清楚了。更能解開我心中的疑慮(可惡,原來又是電視新聞在搧風點火)。

這件事,可以落幕了。再度印證只要願意接受輿論意見,願意誠懇出面說明的人,也許他會被誤解,但這個誤解也很快能被自己的誠意所解開。

而那些不願意老實說明不肯面對輿論的人,他們被誤解的事情永遠會高掛在那裡!

 

****************************************

可是沒做什麼錯事卻被誤解不是很可憐嗎?還要花時間解釋!唉~我只能說,沒辦法,人總有倒楣的時候。

只是有時候惡意的誤解已經直接變成陷害誣告,像謝清志教授在高鐵減震案中所受的痛苦,直到被審判無罪甚至國家賠錢也無法彌補。

****************************************

然後,當然我又想到我自己。

我想到自己經常把兒子寫到作品裡,這不也是「使用活體動物的原罪」?(有那麼嚴重嗎?)(如果要不近情理的嚴格,那就是啊!)

一定有人嗤之以鼻地想「拿自己的兒子的大小事來公開真是太那個了」。

可是,真的沒有對兒子造成困擾耶,反而他想要發揮自己的興趣,對喜愛的遊戲更加深入研究。今天早上上學前還跟我說:「媽,你自己的部落格裡有沒有幫我說我有部落格請大家來看?」我敷衍地說,有啦有啦!其實只有FB貼過,因為FB我的朋友最少,感覺不是太誇張。

我自己也很注意,不要讓兒子以為自己做什麼事都要大家看到,都要大家知道,都要大家讚美。目光過於集中對孩子是一種壓力,我懂。雖然他走到哪裡都有人要叫他一聲帥哥,但是他對帥哥兩字是用扮醜耍寶來帶過。(認識我兒子的都知道,他是個丑角!)

若不是真正了解創作者(朱駿騰)跟作品(小黑)之間的關係和互動過程,從道德原罪去批評,當然有說不完的嚴重瑕疵。(怎麼突然又轉到這裡!!!)就像別人也不清楚我跟兒子用什麼方式玩網路,若不知道我引導的方式也不知道互動過程中的收獲,要從道德去批評,我當然也是一個很糟糕的家長。(第一糟就是竟然給兒子玩網路!第二糟小孩曝光!第三糟利用小孩曝光講無聊瑣事!第四糟.......說不玩)

我也默默地揹著使用活體動物的原罪和觀眾的觀感,這個我自己知道。看到朱駿騰解釋說小黑其實過得還不錯,鳥的心思主人知道。我也想說,我兒子日子過得很自由自在,我確信他過得很好!

相關連結,朱駿騰FB http://www.facebook.com/asmutter

 

 

創作者介紹

日常茶飯事

meiyii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舒潔
  • 最近回庫到這篇心文,路過看到板主的文章,想回應一下
    在很多人眼裡鳥就是應該自由飛翔而不是被關再一個不能好好伸展的鳥籠裡面供人觀賞,鳥的自由操控在人類的手中,而身為一個藝術家沒有好好思考這個問題,只想到吃根理毛,試問犯人也被關再一個空間裡有三餐也有洗澡拉屎之處,怎麼好像不是很多人喜歡坐牢?坐牢就算了,一天八小時都在耳邊公告同一件事情「我叫小黑」,誰喜歡呢?不管鳥吃得多好住得多好終究還是被囚禁在籠子裡,個人認為一個藝術家應該深思熟慮這部份..
    就像很多養狗的人,以為狗就是呆在家裡吃飽穿暖有床躺他們就爽了,卻忽略了多數狗而比起柔軟的床,更喜歡輕律的草皮,用四條腿踩踏在戶外的真實感,甚至有人說他家的狗終身不出門的,真的是很可憐那隻狗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