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貼了一個留言,關於平埔族恢復身分的連署。我點進去看其中一篇文章(把原住民身分權還給熟男熟女---陳俊安、葉高華的文章),突然發現文章中的照片右上角有一個女生,長得跟我有點像!額頭和下巴的角度......我的皮膚很黑,是白不回來的那種.......莫非我也有西拉雅人的血統.....(ps:你要先確定那女生是不是西拉雅人好不好?),不管啦!總之,我要說的是台灣還有平埔族尚未被官方認定。

在我的小時候的台灣記憶中,有很多神祕的地方。很多事情我們不知道為什麼?

比如我很小的時候曾經想過民國38年以前台灣在做什麼?每次讀到跟台灣相關的都是38年以後,那之前呢?

也有讀過日本人統治台灣50年,五十年,很久耶。可是怎麼都不知道這50年怎麼過的?(只知道過得很苦,其他都沒有教,而且這一段,從未跟民國38年之前做連結)。

記得還有一陣子,我們小朋友間傳說著晚上有鬼,誰在哪裡真的看到,誰有真的遇到!說得很真。

後來聽說是有計畫的謠言,為了當時戒嚴,宵禁十二點是不得出門的。“有鬼“一說,就是要小朋友一到晚上就乖乖在家,連家裡的大人都不要出門。這件事對我來說非常很神祕,堂堂正正的大人真的會這樣嚇小孩?而且是有計畫的.....(但我也不知是真是假?)

一切事情都不知是真是假?都是神祕不可觸犯的領域。

神祕的事情還有,在蔣公逝世那一年我當班長,朝會時校長宣佈總統蔣公駕崩,大家都非常悲傷,我也是。因為下雨,所以各班集合地點是在教室前的走廊,朝會時間很長,我是班長,在隊伍的最前面,但我可稍微隨意走動整頓同學站姿和整齊度。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台上師長悲傷地講話,下雨,同學們站很久,我看到班上一位瘦小的男生一股濕濕的尿水就從屁股間一直流到褲管然後地上。

不知道是當天還是幾天後,老師給我們看一張蔣公遺訓,要我們把他的遺訓背起來。那張遺訓後面有眾多人簽名,當時老師說了一句話,大約是說蔣經國先生可能太悲傷所以蔣字的第一撇,毛筆沾墨水沒沾好,所以蔣字的草字頭有一大馱墨汁,寫醜了。講完後當天晚上,老師大約八、九點來到我家,天已經黑了,我覺得很奇怪。後來老師就提到墨汁沾太多的事情,他說他的意思不是說經國先生寫得很醜,是說他是孝順的兒子,因為父親過世太悲傷了才會沒寫好。老師一再告誡我,如果有人來問,不論任何人,要說不知道,沒這回事。說完老師又匆匆回去。
之後我想起這件事,再找蔣公遺訓,發現那個蔣字已經不是當時我看到的溢出一大馱墨水的蔣。

有時候想起這件事,想告訴別人“職業學生“這種事情搞不好小學也有,但是我又懷疑是我自己的夢境。因為我找不到當時看到的蔣公遺訓的版本。我沒有辦法去證明我的記憶,這是我心中一件非常神祕的事情。

前兩個禮拜我下載了幾集“光陰的故事“連續劇,編劇把眷村的故事、人物都編得很有意思。所謂的“有意思“並不是說劇情中創造虛擬的事件,應該是說這些被創造的生活片段十分真實喚醒了人們過去的記憶。

我以前小學的時候,常常走路去大鵬五村玩。因為班上有很多同學住在眷村,有好幾個我們常常玩在一起。

記得都是下午時光,很安靜,好像大家都在睡午覺,所以我記憶中的眷村是安靜的,我們女生安靜地在玩或是寫功課。除此之外,紅色的木頭門、水泥牆壁、一些樹、一些盆栽.....,這些是我對眷村的印象。我那時候很羨慕住在眷村的同學,因為他們都住得很近很方便一起玩,我嫌我家附近沒有同學,幾次邀請眷村的女同學來家裡玩和寫功課,我媽都說她們很乖,會幫忙作家事,要我跟她們學習。(當時她們都叫我媽媽“徐媽媽“,我媽從此就變成徐媽媽。在那之前都是叫“阿姨““阿桑“或是“阿M")

聽說光陰的故事在台灣備受好評並且有很高的收視率,這讓我對台灣某部份些消失的、不被記錄甚至把記錄銷毀的“光陰的故事“感到非常悲哀。而那一代的人已經老了、死了,沒有人在演藝圈、電影圈,他們沒有編劇、沒有導演、沒有攝影、沒有演員他們甚至無法保存記憶。

真正消逝無蹤無影的“光陰的故事“讓我感到悲哀。

台灣還有很多神祕消失的沒有歷史檔案不可被提起的族群的集體故事

如果支持平埔族的族群正名活動請幫忙連署。
http://campaign.tw-npo.org/campaign/sign.php?id=2009031902170000

 

創作者介紹

日常茶飯事

meiyii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阿祥
  • 歷史與神話

    高中的時候我們常常玩笑說我們學的地理是歷史,歷史是神話。我們學到的是ROC史,而不是台灣史。KMT最怕的就是台灣人發現自己的identity。中國古有名訓,欲滅其國先滅其史,欲滅其史先滅其言,這點KMT做的很徹底。
    By the way, 這裡還有一個聯署:
    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09043020134400
    主題:為台灣人正名 請不要再叫我們中國人
    連署訴求:
    呼籲日本國會盡速通過相關法令,並請日本政府未來基於新法令,將在日台灣人的國籍,由現行的「中國」改為「台灣」。
  • 琦~
  • 早期移民來台灣的那些自稱為"河洛人"或是現在通稱的台灣人,其祖先早就跟平埔族女性通婚,據說'當時過來台灣的人只有男性喔~~至目前為止,很多台灣人傳統的習俗,例如:母舅總是在婚喪喜慶扮演重要的角色,就是平埔組文化!
    說明白些,很多人都有平埔族血統喔,只是你自己不知道,有時聽人在爭辯說自己漢人的血統怎樣又怎樣,那沒什麼好爭的,只是顯示自己莫名的優越感,亦或是歧視原住民喔~
    有機會可以到台東的"國立台灣史前文化館"參觀一下,對於平埔族有很詳盡的介紹,其他各族當然也有,http://www.nmp.gov.tw/index.php(史博館首頁),夏天到台東怕熱嗎??館內不僅資訊豐富,都是以台灣為主呢,還有冷氣很舒服啦~"~一樓左側有五星級貴族般的廁所喔,有機會一定要去嘗試一下(解放就對了= =)

    另外給玫怡一個訊息,據說你的"指縫"有多白,你原本的膚色就是那樣喔~所以說不併你不黑喔,不要氣餒阿,小福不也是白白的嗎^^
  • Camille
  • 我是從很小就知道自己有西拉雅血統的小孩
    可是我一輩子在高雄長大
    對於這個與自己血脈相連的族群
    除了陌生還是陌生

    前陣子媽媽回鄉認證了自己的身份
    我才開始思索自我定位的問題
    我都二十多歲了
    如果要我重新去學習這個族群變動的傳統文化
    是回歸記憶的原鄉
    還是在已有的記憶裡疊加/強加新的故鄉呢

    其實是很難解的
  • jennifer
  • “左側有五星級貴族般的廁所”
    我有去過, 好喜歡那個廁所。記得好像有點算地下一樓。乾淨貼心得讓人不想離開。
  • KL
  • 我也來回應這個主題。大家一起來挽救記憶。

    國小的時候,有一天朝會,老師在司令台說:【...台獨....不可以.....壞....恐怖....】之類的話,在我小小的心靈裡激起一陣恐慌。

    我恐慌什麼?

    當時我們學校都會購買一家台灣圖書公司出版的參考書,老師都簡稱其為【台圖】。

    每次督學來的時候,都會非常慌張的叫我們快快收起來。平時可用,但又好像在【違法】....無怪乎,老師在朝會要特別提及其恐怖之處!

    於是,在我年幼的歲月裡,我一直以為【台獨】是一種參考書。

  • 葉子
  • 除了38年之後來的外省人
    我覺得所有所謂的台灣人很大部分都有平埔族血液
    只是多或少

    現在應該很難找出純種閩南人或 xx 人...etc

    好幾年以前 看過一些關於西拉雅族的介紹 因緣找到
    劉還月寫的 尋找平埔族 如果玫怡有興趣 不妨找來看
    有些知識 大眾媒體沒興趣 可是還是有很多有心人在尋訪

    也無法全怪媒體 媒體也是觀眾寵出來的

    現在學校教材已經平衡許多, 和以前比起來.
    但我覺得又平衡過頭 跟以前比起來 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狹隘
    學校教育不好, 家庭教育又如何? 多少父母願意花時間
    自己先對這些歷史有興趣??

    除了平埔族, 對更最原始的台灣住民又有多少了解呢??



  • alice
  • 如果要知道自己是否具平埔族血統
    只需至戶政事務所查閱調出 祖父或外祖父的 日治時期戶籍資料即可

    種族欄有寫 "熟"(熟蕃,平埔族,平地原住民)或「平」(平埔族)
    詳如 http://blog.roodo.com/adcopywriter/archives/8039903.html
  • 母系那裡也會登記嗎?有可能只登記父系的資料?

    meiyiiii 於 2009/05/23 21:34 回覆

  • alice
  • (母親資料在她父親--外祖父的戶籍資料內,所以無父系母系問題)
    可以調出兩份,一個是祖父當戶長的資料,一個是外祖父的
    這樣的話,母親及父親兩系都可以清楚看到每一個人的種族

    只要是有親屬關係,就有資格去調出(外祖父的也可以)
    但要注意的是,需到當初他們的居住地的戶政事務所(例如,如果外祖父住基隆的話要到那邊的戶政去調)

    目前內政部已將日治時期的戶籍都已電腦化可查閱,查出後,他們會取出紙本,可以申請列印出來(一頁20元,一份約3-4頁)

    日本人最早做戶籍資料是明治39年,所以資料可回朔至此(即約曾祖當戶長時)
  • esta
  • 哈哈,我媽也是
    她說那年,真的覺得很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