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寫過一兩篇我的過敏測試一事。

前情提要一下,不知道何時開始?幾乎所有的感冒藥都讓我過敏,有一些止痛藥也不能吃,一吃就整個人腫起來。但是因為我好幾年來不曾有過嚴重的感冒,有小小的受寒也只需要喝熱茶按穴道,一天兩天就生龍活虎了,所以幾乎不碰藥對我毫無影響。

可是我到底對什麼藥物過敏?我並不確實了解。

所以就去問了醫生是不是有一種測試可以事先知道藥物對身體的反應,以後如果我萬一真的需要服藥,或是萬一有意外需要止痛,至少我不會誤用藥物。

結果,這一問,整件事就變得很盛大。

先是家庭科醫生問診之後要我去過敏科診所走一趟。

過敏科醫師幫我做了所有自然物的測試之後告訴我他那裡不可以做藥物方面的測試。當時加上我懷孕然後一直餵母奶長達兩年,這期間不能做藥物檢測。所以一等就等了三年多。三年過後,我又從頭走一遍,到家庭科門診--->過敏科測試--->(這些檢查都是重覆的,法國的健康保險其實很浪費資源,我覺得並不需要這麼麻煩啊)。最後我從過敏科醫師那裡拿到一份聲明書,然後被安排到特殊的醫院做檢查。光是約醫生時間就經常兩個月、三個月地耗掉,台灣的朋友可能不相信,我們在法國預約一個婦科診所需要等上三個月,眼科更久,半年!眼睛都瞎了吧!

好不容易約到大醫院醫師的時間已經是半年後。也就是上個月。原本以為這一次就要真相大白,沒想到這個大醫院的醫師又重頭問診,一切跟診所的醫師一樣,然後還是從自然物測試開始!!!至於藥物測試竟然還要另約時間。而我能做的藥物檢測也只有兩種,兩種不能同一天做,因為一種藥物必須用一整天來觀察,隔一個星期之後才能測試另外一種。也就是說,我要另外約兩天住院時間!!!!喔拉拉~~

終於昨天我正式地到醫院做了一整天的藥物測試。

在這之前有一段插曲。

因為住院時間是星期四,所以我不能參加氣功班。打電話先跟老師報備一下,免得她會等我。

跟她說了我要住院檢查的事情後,氣功老師就開始勸說我不要去檢查。她說你不需要吃藥何必去知道你可以吃什麼藥?我說,那是為了萬一啦,萬一我車禍了需要用藥,至少知道哪一種藥可以讓我止痛。老師很不以為然,她說何必去想萬一,你知道明天你會發生什麼事嗎?我們不知道,但是還是一樣過日子呀,如果我們都一直在預防明天,我們怎麼過今天,你要預防明天,今天就不像我們應該過的樣子了。

我說,對對對,完全同意,我只是想“先知道起來放“,並不影響我不吃藥的觀念。

老師是追求自然的人,四十幾年不吃藥依然很健康,這作為實在跟所有的法國女人不一樣。她抗拒龐大醫療體系對人的誤導和壓迫(對她而言現行的醫療體系是個法西斯),這樣的老師對於我的回答當然不滿意。

我對西醫的貢獻還是很肯定,只是它幾乎是壓迫式地壟斷其他醫療的發展和可能性,這一點是很不公平的。總之我還是選擇去測試,沒上氣功班。

昨天,我帶著電腦,想說一整天測試一種藥物應該是非常無聊的,帶了電腦完全不怕沒事做。即使沒有網路,我也可以寫寫文章什麼的。

我一直以為是早上吃了該吃的藥物之後就慢慢地等反應,我以為我可以把這一整天當成渡假輕鬆渡過。

沒想到我一開始就被打了一針,這一針還一直留在手上,為什麼?我也不知道?這一針的作用是什麼護士應該有解釋過,但是我聽不懂!結果這一針造成我左手暫時無法彎曲,本來要很盡興地寫稿打字的計畫只好改變。

   

後來想說看看電腦裡有什麼可以看看玩玩的,不寫稿至少還有東西值得看。

只是當我要插上電源線的時候,我發現,病房只有病床上方才有插座(如上一張照片),mac電腦的插頭跟變壓器設計在一起,比較重,我只要一插上去,馬上就搖搖欲墜地快掉下來。

電池雖然有飽滿的電量,但是撐不到一小時呀!

一開始就拍了一張我很漂亮的照片。這要感謝我的macbook,它內建的cam實在很適合拍人像,每次拍每次滿意,只要光線足夠,臉上的疲倦、皺紋、小斑完全看不見。

先拍一張的目的就是等一下服藥的時候萬一臉上出現過敏現象可以做比對,不然我消瘦的臉頰一點點腫是看不出來的。

藥物的測試不是只喝一次藥,而是每一個半小時喝二分之一的量,喝兩次之後,第三次直接吃一顆指定藥物,每半小時,護士會來給我量血壓觀察我的狀況,所以不像我想像的那麼輕鬆。原本想躺在病床上好好睡一覺的我,根本沒機會真的睡著。

十點抵達,一切準備妥當之後,已經十一點多了。其實這一天之前我並沒有睡好,雖然每隔半小時護士會來一趟,我還是想說趁半小時的時間好好地打個盹,不過已經十一點多了,上午時間就放棄好了,我計畫著醫院午餐之後馬上蓋好被單睡個小覺。至少偷半小時睡覺,不然晚上還要去跳非洲舞,我會累死。

午餐來了。

老實說真的不好吃,但是我這個人胃口好,人家免費提供的我還是全部吃完,吃的時候一時忘記左手有插針,竟然被我凹到,我聽到一聲微微的“ㄅㄛ“聲,我以為我把自己的皮膚刺穿了,幸好沒有,也沒有出血狀況。到底這針是做什麼用的?真可憐,我法文不夠好,一切聽憑人家擺佈。

午餐完後很快上床,護士來了之後我又被量血壓、吃藥、還要測試呼氣狀況(大概是看我的肺運作是否正常)。總之我又通過了護士的觀察,蓋好被單,準備睡覺。

才安靜下來,突然間一陣呼嘯,我的病房被打開了,兩個救護車的男性護士推來了一個呼吸困難的婦人,婦人被扶上我旁邊的病床,男性護士不知為何好像跟婦人很熟識,講話內容好像是外甥跟阿姨一樣親切,不過,法國人的人際關係一直都是這樣很容易談得來,並不特別奇怪。

男護士幫婦人插上病床旁邊附設的氧氣管,然後下樓幫她買咖啡。(真是太親切了,台灣的救護車醫護人員會這樣嗎?)

我在旁邊的病床跟婦人簡單地打了招呼,繼續我的打盹。可是婦人急促沈重的呼吸一直沒有改善,我心想,如果她可以按一下心包經的穴道應該可以很快呼吸順暢。但是我只是在旁邊想,並沒有雞婆地提供幫忙。

過不久,婦人突然緊急地呼喊了起來,突然間不知道是不是在向我求救,真不幸她遇到一個法文不敏感的外國人,我不知道她在喊我。可是又很幸運的她遇到我,我雖聽不出來她在叫我,但是從整個氣氛中我感到她需要我立即起身幫助她,所以我就跳起來了!

先幫她按了求救鈴叫護士。然後手足無措的我趕快上前安撫她不要擔心,一隻手輕撫著她的背部,一邊說慢慢來,護士很快就到了。她說不能慢慢來,她快沒氣了。

我一摸到她的背部,發現全身是汗。這又使我更加確定她是心臟太弱,需要心包經的穴道來幫忙。因為此時她身上的衣服很薄,醫院並不熱,外頭也非常寒冷,她冒的汗就是所謂的冷汗,但是外國人不知道汗有熱汗和冷汗的差別,我無法很快地向她解釋。

由於護士已經來了,我想要出手按她的內關穴和上手臂的幾個心包經穴位也就收手。老實說我也沒自信,如果是我爸就一定會馬上出手相助,但是我還是只能幫忙認識的人,不認識的就只能說緣份不夠。

護士趕來之後發現原來救護車的醫護人員接錯管線,並沒有接在氧氣管上,而是接到一般的空氣。緊急換了線路,婦人才慢慢地恢復呼吸。

這樣一搞,半個小時又過去了,我該睡的時間又錯過了。

我這次測試的藥物是celebrex,這是一款很少人用的感冒藥(好像也可以止痛)。(之前會過敏的藥物分別是paracetamol,阿斯匹靈類以及ibuprofen)

不過下星期四還要再去測試一天,這一次要測試paracetamol的使用劑量。在法國,大小病痛幾乎都是使用paracetamol,它被認定是最溫和有效副作用最少的優良藥物,醫生想要看看我是不是可以接受比較少劑量的治療,所以我下星期的測驗應該會腫臉或是不斷地打噴嚏!

後來眼看不能睡覺了,我拿出已經準備好的烏龍茶,連茶具、熱開水都自備了。不能睡就乾脆好好地喝個清心茶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當時隔壁床的婦人不知移到哪裡做檢查,我一個人泡起了烏龍茶看著外面的風景,等著護士和醫生最後的查訪。

準備兩個小杯是預防隔壁床有人,萬一人家有興趣喝一杯台灣烏龍,我至少還有多一個杯子可以表示友善。

最後是醫生看到我精巧的茶具非常有興趣,問了一些喝茶的事情,我很想請她喝一杯,但是感覺有權威的醫生喝病人的飲料好像怪怪的,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請她品嚐。

我的醫生真的很漂亮,我猜她大概三十出頭,講話的時候眼睛真摯地看著我,讓人實在很想說,妳好漂亮喔。但是這種對話在醫院又太幼稚了,我只能一直對她微笑。

我覺得法國人有個特色是雙眼直視對方的時候經常很真誠很深入,阿福也常常跟我說,跟人家講話的時候要雙眼直視對方,如果東張西望會讓人感覺虛偽。但是要我對人不畏懼不害羞地直視,我感覺在我們的文化中這有點困難。

三點一到,我立即準備出院,護士阿姨們很體貼地幫我除去手上的針,並且叮嚀我下星期的事情。

我開車回家然後接著去接小福。然後趕緊做晚餐,幫父子準備好吃飯的事情。六點多表妹Emi來找我,我們兩個就開車去上課。

這一天的非洲舞Emi說我跳得很好,手腳很協調。我想大概是今天的舞步是我很熟悉的,有點像小女孩蹎著腳跑跳那樣的節奏,我記得小時候覺得走路很慢,所以從來就沒有好好地慢慢走路,每次一走就是一邊蹎腳一邊跳,我想到小時候小女孩的感覺,用這個感覺去跳舞就抓得住節奏。

好忙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日常茶飯事

meiyii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潛水潛很大的鯨魚
  • 看到熟悉的名稱:
    celebrex,
    它比較常被用來當類風濕性關節炎或相關疾病的止痛藥,怎麼在法國是當感冒藥,好妙喔~
  • 沒錯,是妳說的那一類疾病使用的藥物。
    不過因為其中包含非類固醇的消炎功用,可以順便幫助減輕發燒疼痛之類的症狀,因為我其他藥都不能吃,所以醫生覺得我可以試這一款藥。
    法國人感冒都是吃paracetamol居多。

    meiyiiii 於 2008/11/16 21:37 回覆

  • 潛水潛很大的鯨魚
  • 祝福你~

    藥物過敏?
    我有時候吃感冒藥會過high亢奮好幾天,這算嗎?只知道是某些抗組織胺的嫌疑較大
  • ee
  • 像這樣掛號要等幾個月甚至半年,若是急診的人怎麼辦呢?
    現在可以理解很多外國人來台灣覺得處處都好方便的心情了!
  • 小病不急的就是要等預約的時間。
    緊急狀況就要直接上醫院急診室囉。
    像小孩發燒,要先打電話預約,當天約不到就是約不到,你要另外想辦法找別的小兒科或是一般家庭醫師。我曾經因為小福發燒找了一上午三個醫生,最後一個願意看,但是等了三個多小時還沒輪到,我就回家了!

    meiyiiii 於 2008/11/17 23:34 回覆

  • 日本鮮菇
  • 不知為什麼
    我覺得玫怡的人生常常有"措手不及的忙碌"發生
    不管是在交換日記或是關於小福\法國生活的紀錄裡
    常常看到突然間一整個忙碌就那麼適時地(?)找上妳
    身為讀者的我們看了
    在荒謬的好笑中
    還是不免有點心疼妳的"勞碌命"
    不過 換個角度想
    其實這樣也不錯
    好像因為這樣的繁忙
    讓妳比平常人多了一次人生的感覺
    人家兩輩子要經歷的事
    可能妳一輩子就完成了
    (還是說其實妳的老年會過得非常悠閒自在 以彌補之前的忙碌?)
    嗯 身為妳的讀者很久了
    有感而言
    希望不是太唐突的發言
    (好像已經很唐突了喔?!)
  • 我的老年會過得悠閒自在嗎?
    不行啊,老年本來就悠閒自在了,還是要做點有的沒的才不會整個疲老掉。

    meiyiiii 於 2008/11/18 14:42 回覆

  • wing
  • plz..想問一道你自己做的料理..

    CIMG1619.JPG
    這個呀..這個相片裡面的料理..玫怡小姐..這真的看起來色彩繽紛,我好愛,感覺也不太難,可以跟你請問製作過程嗎..??拜託 我真的想變大師呀
    謝謝!!
  • 要問食譜我會不好意思啊,這是最簡單的偷懶菜。把家裡剩下的飯、一小節醃香腸和魚罐頭混合的一餐。
    這些東西不知道在台灣是不是買得到?
    一盒黃芥末魚罐頭倒出來。
    一顆酪梨(小顆)切一切、一點洋蔥切碎、一些綠沙拉葉。以上都跟於罐頭混合,不用開火煮食。
    撒在飯上面的是capre,放在旁邊的是切片的醃香腸。
    以上。

    meiyiiii 於 2008/11/18 14:51 回覆

  • Joyce
  • The needle on your arm that was not removed (I think they call it a line in US) until you leave was for emergency and convenience. When I had my daughter, they put one in my arm too the whole time I was in the hospital (about 30 hours). It is an easy entryway to give you IV or any kind of medicine if you suddenly have some emergency symptom that needed immediate help. For example, if all of a sudden you have a seizure, it would be hard to give you medicine with out the line there. This is the answer I got from the nurse when I question them about leaving the line on my arm.
  • 有道理,應該是你說的那樣。先把針插好,到時候如果有任何緊急狀況,可以立即接管給藥物。

    meiyiiii 於 2008/11/18 14:26 回覆

  • wing
  • 可是可是啊..

    謝謝玫怡姐的回覆!!
    可是啊,我記得你說過你的阿福兄都不敢吃台灣的白米飯,所以你都會摻雜東西在裡面..弄得像燉飯一樣,這道飯大自然的田園餐感覺米飯也有亮ㄝ..所以我想請問你的飯有摻東西煮嗎?謝謝!!
  • 我有說他不敢吃白米飯嗎?應該是不喜歡吃白白的飯(還有白粥),不至於不敢吃。
    我大多是拌飯或是弄成燴飯,燉飯很少做。
    你要把飯拌什麼都可以啊,一點點油、蔥花、切成小丁有點鹹的東西都可以加進去。那張圖裡面我的白飯看起來應該只是橄欖油、一些鹽、一點persil碎末(冷凍的洋香菜很碎)趁熱拌一下。
    黃芥末青花魚罐頭裡面的醬汁很多,所以飯做得很簡單。
    喂~那是我偷懶的菜,沒什麼好學的啦!根本就是罐頭和冷凍食品的混合!

    meiyiiii 於 2008/11/18 17:45 回覆

  • LILI
  • 我倒是有一個疑問:這樣做藥物過敏測試真的有用嗎?
    我家人也使用了 celebrex ,剛開始都沒事,連續服用大約一個禮拜,才出現全身起紅疹的症狀(多到非常可怕),像法國這樣的一日測試法感覺不大能得出真正的結果ㄝ~~~~~還是說,只要不在使用時的第一時間過敏發作都算安全?
  • 我....應該不會吃。只是去測試.....

    meiyiiii 於 2008/11/18 20:31 回覆

  • jessie
  • 我很不喜歡去看醫生就是這樣...自己的英文一般生活上溝通絕對沒問題 可是醫學上的名詞常讓我退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