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來一件充滿內心戲的糊塗事。

我一直知道小福生日會跟法國的爺爺一起辦,因為他們的生日相差不遠,而我一直是那種沒在記日期的人,只大約知道差不多是在小福生日之後爺爺生日之前。

上午婆婆打電話來說他們今天要去買生日party用的東西,比如紙的餐盤、用過即丟的餐桌布、一些佈置的裝飾品。我聽了不疑有他,因為公婆是很有計畫的人,做什麼事情都會事先準備好,所以一兩個星期之後的事情現在先準備是理所當然的。
婆婆打電話來主要目的是提醒我,晚上如果我帶小福先到他們家而他們還沒有回來要我自己去拿備份鑰匙。為了避免我經常性的糊塗,我仔細地問了備份鑰匙的位置,因為我也不想開了三、四十分鐘的車子之後被鎖在門外。

今晚其實是公公要把大門裝上去,公公自己打混凝土施工把大門的工程做好了,就差把那兩扇大花鐵門裝上去。所以今天晚上有一位阿福的同事以及表妹會前來幫忙,我則自告奮勇地說晚餐我來準備,最近剛好很想吃壽司,於是我就決定為大家準備手捲壽司,很容易做又容易得到好評!

前面的故事真複雜,繼續看下去!

中午兩三點把該準備的食材以及事先做好的材料紛紛丟進一個大籃子裡,因為我怕我又會忘記什麼!總不能大家開始要捲壽司時發現沒有海苔片或是忘記帶wasabi,這種小東西忘記帶絕對當場很糗,所以一一檢查之後仍舊帶著自我懷疑之心出發。

我經常有這種自我不信任的驚慌,比如車子已經上鎖了,離開二十公尺之後又回去重新檢查一次,或是怕自己忘記廚房開火,就在電腦螢幕上貼紙條提醒。諸如此類。
諸如此類啊!我常會因此突然感到憤怒,為什麼這世界要發明鑰匙?讓我怕把它不小心丟掉!為什麼所有電子產品都要充電?我必須時時注意電池刻度!為什麼什麼都要密碼?我必須把他們抄在別人不容易找到的隱密之處,而這隱密又不能隱密到我把它忘記!!!(恨)

晚上公婆回來,大家在游泳池邊閒聊,婆婆開始展示她選的桌巾和餐盤並且解說放煙火的事情,突然間,她問我:
“妳那生日party要吃的粽子已經跟朋友預定了嗎?“
我心中突然一驚!莫非生日party就在兩天後的星期六!!不然為什麼會這樣問?

我鎮定後說:“還沒。“(沒多說別的字,因為我已經心中大驚了!)

之後我就開始想知道今天是幾月幾號,莫非party是在小福生日之前?還是根本小福生日就過了?

然後婆婆又說明六張桌子的擺法,餐前酒的位置,包括遠道來的親友要住宿的旅館在哪裡都跟我說得一清二楚。
party一定就在這星期六了。我竟然還沒跟露露說我要買她的粽子,只是剩下明天一天要怎麼叫人家趕工?人家在寫博士論文,又不是天天沒事包粽子維生!
那,請她一定要幫我這個忙!我明天親自接送她去中國商店買材料,也會跟她一起包!這樣不知可不可行?但是她好像還在巴黎,還沒回吐魯斯,慘了我,粽子去哪裡生?

此時阿福也問我:
“要給小福買禮物,我們兩個真混都還沒去選。“
說得好像生日party就在後天,快沒時間了的樣子!

我真是個很糊塗的媽媽,連自己的孩子生日還剩幾天都沒在意過!完全沒有放心思在這件事情上,才會一直在狀況外。
剩一天剩一天了,我不能在這時說:啊糟糕!我以為是下星期啊!這樣真的太離譜了。

晚上吃壽司卷的時候,阿福很高興地說:
“為什麼我們不請大家吃壽司卷呢?這樣很好玩啊,自己捲自己吃,親戚們應該都沒吃過這種東西吧!給他們試試嘛!這些東西可以在星期五就準備好不傷腦筋不花太多時間。“

完蛋了,根本就是這週末。

原本跟婆婆說好的粽子一定是來不及了,為了解決我的危機,我馬上應和阿福:
“你覺得一般法國人會接受wasabi嗎?壽司卷是很有趣又不貴啦!準備起來也輕鬆,就怕大家不敢吃。“
說得多含蓄!根本一心想扭轉大家的想法。

後來終於大家都同意把粽子改成壽司,我鬆了一口氣!
我這個從不記日期的人,至少在料理食物時腦筋還算清楚,即使只有一個上午我都可以搞出30人份。

後來吃完晚飯,要收拾東西回家去,一些今天沒吃完而隔天一定要吃掉的東西我打包收到大籃子裡。
至於醬油、醋跟wasabi我就跟婆婆說乾脆放在她那裡,反正很快就要用到,婆婆也說好。
然後我還多買了三大塊起司,心想才一兩天,我們吃不到那麼多,不如都留著星期六宴客。
於是我也把起司留在冰箱。

接著,婆婆叫我了。
“玫怡,你看你又忘記囉!起司忘在冰箱裡。“
大家都知道我很糊塗,收東西總是落掉一兩樣,所以婆婆幫我把起司從冰箱拿出來。
我說:“那個留給宴客的時候用。“
婆婆說:“這星期我們又要吃減肥餐,不會吃起司,宴客的話留那麼久不好。“
我一聽,喔!這樣喔!
原來不是這週末,原來是下週末啊!

那我剛剛都在著急個什麼勁!
創作者介紹

日常茶飯事

meiyii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